跳转到内容跳转到页脚
在12月17日假日发货截止日期前下单,并享受延长退货服务
在12月17日假日发货截止日期前下单,并享受延长退货服务

捆扎和染色:永恒的日本绞染工艺

在服装创作的过程里,我们通常需要先选择布料,然后再决定轮廓和剪裁。布料是一件衣服的骨架,是创作的起点,也是风格的设定者。此外,更重要的是,布料还可以作为一种叙事方式 - 而绞染(Shibori)布料更是其中少数能够生动而有深度地讲述一个故事,这种防染工艺是日本传统工艺运动的核心之一。

分享

alt

Shibori 一词源于动词 Shiboru,意指将物件拧干的动作。绞染布料是一种通过运动产生的纺织物;其最终设计是对工匠染布时动态记录。绞染布料的每一个制作步骤也需要一丝不苟地以人手完成,布料上最终的防染印花彰显了其具有的独特性。为了成功创造出不同的绞染图案,布料的某些部分必须在染色前被牢固地捆扎并隐藏起来,以保持其原始颜色。不论是丝绸、棉布还是麻布,绞染的精粹就是将材料扭曲、吹拂、压缩、钩起、捆扎或折叠,最后通过缝线、打结或夾具将布料的某些部分密封。当布料被浸泡在染料(通常是经过发酵的靛蓝叶)之后,接下来的过程就只能交托给命运之神。虽然工匠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这个过程,但他们也必须与染料一起并肩合作,而最终结果通常也是理想的。

 

绞染的式样千变万化,每一个地区、制造商,甚至家庭都拥有一款世代相传的自家图案,其中可以分为六种主要技术。第一款 Arashi 是将布料牢牢地固定在杆子上。Itajime 就需要将布料折叠和夹紧。带有不规则线条的 Kanoko 则是通过橡皮筋捏紧和捆扎而成,而 Nui 则通过紧密的缝线达到类似的效果。Kumo 就是将布料打褶、扭曲,或者缠绕在石头上。最后 Miura 是其中一种比较容易掌握的方法,将布料用钩或环状物固定,并用线绑住拔出的小块。每种技术所产生的制成品看起来有着很大的差别。您可以选择创造紧密的重复图案,不规则的几何形状,模仿降雨的密集线条,又或者一个个圆圈漩涡。这些制成品是卓越技术和机会率的结合,无论每次制作的过程如何千篇一律,最终制成品的效果永远都是独一无二的 - 这就是绞染的魅力。

alt
alt

歌川广重 (1797-1858) 鸣海:鼎鼎大名的有松町绞染布料 c. 1833-1835

alt

绞染的历史最早可以追遡至公元7或8世纪。起初它是一种名为 Kōkechi 的防染工艺,并与宫廷的爱情故事联系在一起。公元756年,在圣武天皇去世后,她的妻子光明皇后收集了数百件他最珍爱的私人物品,并将它们献给了奈良县其中一所最重要的佛教寺院 - 东大寺的大佛,以祈求他在另一个世界的幸福。这批物品除了一些手稿和乐器,还包括一系列手工精细的 Kōkechi 布料,它们都被安置在寺内的正宗院。这个造型宏伟的贮藏室以木材制成,并远离地面,有助于空气流通,并使物品直到1200年后的今天仍然完好无缺。

 

这批纺织品其后被列入《正宗院宝藏》,显示了早期绞染制品在皇家的重要地位,防染织物在皇室日常生活的普遍使用也证明了其地位和受欢迎程度。在随后的几个世纪里,它成为了宫廷服装的主流,复杂的分层服装包含了多种颜色的绞染布料。但绞染并不只是上流社会的专利,它很快就跨越了阶级的界限,在全国各地随处可见。其中,富人喜欢选用丝绸和高级棉布,而普通人则改用便宜的麻布。随着绞染技术的发展,缝制防染工艺也迈进了一大步。这种技术对成品设计的控制达到了新的水平,能够更有效阻止染料渗入绑扎处,使布料的花纹和图案也变得更有意义。

alt

由于资源匮乏,将布料修补再用成为早期日本社会的常态。为了延续家纺布的生命周期,一些富有想象力的修补方法应运而生。例如刺子针法能够加固变薄的表面,而 Boro 拼布则是一个将收集得来残余布料拼凑而成的一个全新整体。同时绞染也提供了类似的作用,赋予褪色布料一个新的外观。从城镇到乡村,防染技术提供了一个新的机遇,通过运用简朴的日常布料打造出更加精细,更具个人风格的服装。其中图案的样式反映了当时的趋势,以及制作者和穿着者的个人喜好和风格。在必要性和无穷创造力的驱使下,平民百姓将绞染技术推进到一个意想不到的境界。

 

绞染技术一直作为了日本传统手工艺的精华之一,在日本人将绞染技术发扬光大的同时,类似的技术也被应用在世界各地的日常生活中。其中来自中国“夹缬”经常被认为是日本扎染的蓝本,它属于早期的扎染工艺,可以追溯至公元420年的南朝和北朝。而在印度,Bandhani 染色技术起源自公元前4000年左右的印度河流域文明;时至今日,这种复杂而美丽的布料仍在古吉拉特邦和拉贾斯坦邦手工制作,人们尤其喜欢搭配精美的丝绸制作华丽的婚礼服装。几个世纪以来,靛蓝染色的纺织品一直是西非工艺的主流。位于尼日利亚卡诺的 Kofar Matar 染坊可以追溯到14世纪,它们出产的 Adire 防染布料因其错综复杂图案设计而闻名,这是一种在约鲁巴社区淬炼出来的技术。另外来自马里的深蓝色手织布在今天仍然在大量生产中,它通过使用防染剂创造出各种具有故事性的图案,并持续作为现代染色技术的其中一个榜样。由此可见,将布料进行扎染一直是世界各地的普遍现象,是各地文化的本能。

alt
alt

歌川国贞 (1786-1864) 鸣海:一名正在使用绞染技术的女子 c.1845-1846

alt
alt

歌川广重 (1797-1858) 鸣海:鼎鼎大名的有松町绞染布料c. 1833-1835

alt

6月的第一个周末,数百名身穿浴衣的游客聚集位于日本中部爱知县有松町一些狭窄而古老的街道,参加一年一度的有松町绞染节。有松町于17世纪初建立,是连接江户(东京)和京都的东海道上的一个繁华小镇,由于盛产传统的 Tenugui 手巾,有松町成为了防染工艺之都。随着途经的商人不断购买,这种手巾在全国各地变得随处可见,工匠随后发明了崭新的 Kumo 缝制绞染技术,创作出大受欢迎的均匀网状图案。有松町将会在未来继续致力普及绞染技术,同时吸收邻近城镇的风格,发展出新的绞染样式,以燃起新一代对绞染工艺的兴趣。而有松町绞染节和当地的绞染博物馆对保护和推广该镇的独有文化持续作出贡献,并印证了日本人对传统手工艺的持续崇敬。当精心捆扎的布料与难以预测的染料相遇时,那种受控的混乱时刻将一直让人着迷。我们深信绞染艺术将会一直被流传后世。

文字:Lena Dystant

插图:© AMBUSH® 2021春夏系列的绞染产品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