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跳转到页脚

BARBARA HEPWORTH:以现代主义重新探索自然形态

 

在一个女性在艺术领域面临巨大差别待遇和挑战,性别定型情况严重的时代,芭芭拉·赫普沃斯 (Barbara Hepworth) 难得地成为一为广受尊敬的女性艺术家。这位英国著名雕塑家曾经说过一句名言:“我的左手是我的思考之手,而我的右手只是一个马达手。” 。作为 20 世纪艺术界的关键人物,以上这句话被转述过无数次,并说明了赫普沃斯作品的基本组成部分,以及其独特的表达形式的来源。

分享

W
W

Barbara Hepworth,Winged Figure,1961–2 © Bowness,Hepworth Estate | 摄影:Jonty Wilde

W

赫普沃斯正在 Palais de Danse 研究《单一形式 Single Form》的电枢,圣艾夫斯,1961 © Bowness | 摄影:Rosemary Mathews

她最著名的作品名为《穿孔形式 Pierced Form》(1932年),她将洞穴元素引入到各种固体雕塑中。这种设计促进她的作品与环境之间的互动,对于观众来说,这是一种同时吸收两者的方式,这也是一种当时罕见的艺术表达方式。    

 

赫普沃斯在 72 岁时于自己睡前燃点的香烟所引发的火灾中罹难,她遗下的大量作品影响深远。 作为艺术民主化的杰出倡导者,她的大部分作品至今仍然被展览于公众面前。赫普沃斯最著名的作品之一,《飞翔的身影 Winged Figure》(1963年)被安放在伦敦繁忙的牛津街, John Lewis 百货公司的一侧;而她的另外一件作品《单一形式 Single Form》(1964年)矗立在纽约的联合国广场迎接游客。这件作品高 21 英尺,是赫普沃斯创作体积最大的作品,是为了纪念她的故友联合国秘书长达格·哈马舍尔德(Dag Hammarskjöld)而制作的。    

W

Barbara Hepworth,Mother and Child,1934。Pink Ancaster stone Purchased by Wakefield    Corporation in 1951 © Bowness,Hepworth Estate | 摄影:Jerry Hardman-Jones  

W
W

赫普沃思1903年出生于约克郡的韦克菲尔德,这座城市拥其中一座纪念她职业生涯的博物馆 — The Hepworth Wakefield(于2011年开放),另外一座位于康沃尔郡圣艾夫斯的 Barbara Hepworth Museum and Sculpture Garden 则从1980年起由泰特美术馆管理经营。赫普沃思于1920年获得了利兹艺术学院的奖学金,并于1921年起在皇家艺术学院学习。1924年毕业后,她前往佛罗伦萨,师从Giovanni Ardini 学习大理石雕刻。在意大利期间,她与同为雕塑家和罗马大奖赛得主(赫普沃斯获得了第二名)的 John Skeaping 共结连理,并于五年后诞下一名孩子。可是后来在1931年因为赫普沃思与另一位艺术家 Ben Nicholson 发生婚外情而离婚;这对情侣在1934年生了三胞胎,并于1938年结婚。          

 

二战爆发后,赫普沃思和 Nicholson 从伦敦搬到圣艾夫斯,成为圣艾夫斯学校教职员,领导着那些在康沃尔海岸对创作充满敬畏的艺术家群体。在这里,赫普沃思重新审视了她年轻时喜欢的自然元素,以一种新的魅力探索景观,她这一时期的作品也体现了这种转变。1949年,这对夫妇搬到了特雷温工作室(Trewyn Studios)。从此,赫普沃思一直住在那里,直到1975年她去世。这个工作室正是由泰特美术馆管理经营的雕塑花园现址。另外,1953年由 Dudley Shaw Ashton 拍摄的短片《风景中的人物Figures in the Landscape》完美地强调了赫普沃思对康涅狄格风景的关注,并浪漫地刻画她在风景中制作的作品。1972年,赫普沃思在采访中透露她希望自己的作品成为自然地貌的一部分,并从而成为一种互动形式。她说:“我认为每件雕塑都必须被触摸...... 触觉是我们第一个真正的感觉,是我们出生时的第一个感觉”。  

W
3

Barbara Hepworth,Totem,1960 - 62 Wakefield Permanent Art Collection © Bowness,Hepworth Estate 摄影:Jerry Hardman-Jones

S

左图:Barbara Hepworth,Cone and Sphere,1973。白色云石。Hepworth Estate。由  The Hepworth Wakefield (Wakefield Permanent Art Collection) 借出© Bowness | 摄影:Mark Heathcote    

右图:Barbara Hepworth at work on the plaster for Single Form,1962年1月。地点:Morris Singer foundry。© Bowness,Hepworth Estate | 摄影:Morgan-Wells  

W

除了对大自然的热爱之外,赫普沃斯也积极参与政治。她在伦敦与逃离欧洲法西斯主义言论的欧洲艺术家联系起来,并致力维护艺术在社会中的作用,她认为艺术对现代世界至关重要。 1952 年,她发现到艺术是一种“各国可以用作共同交流且不吵架的唯一语言。 然而,在压力和战争时期,国家为维持视觉艺术提供的极小额补助金却最先被取消了。” 后来,在 1956 年,她负责起草一封由 59 位艺术家联署,寄给《星期日泰晤士报》的信,以明确表达她对极具争议形的氢弹的不满。她写道:“当我们制造核武器储备的时候,真正的文化就不可能存在。”      

 

赫普沃斯的名字在一个女性在政治世界被贬抑的时代闪闪发亮 — 她曾于 1950 年代表英国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在1959 年在圣保罗双年展上获得一等奖,并于 1965 年被封为女爵士 —她的成就至今仍然瞩目。 她从来没有明确表示自己与女权主义保持一致,她更关心基本的平等原则,并宣称艺术应该要是不记名的。她曾经表示:“我绝不希望与任何男人或男性思想发生冲突。” 。然而,作为四个孩子的母亲,她对自己感觉到的不平衡感份外担忧,并为此指出,“一位女艺术家的权利不会因为烹饪和生孩子,也不会因为照顾患麻疹的小孩(甚至三胞胎)而被剥夺的。事实上,一个人就是被这种丰富的生活所滋养,只要她每天都安排时间工作;哪怕只是半个小时,灵感也会随之而来。”  

W
W

Barbara Hepworth with the Gift plaster of Figure for Landscape and a bronze cast of Figure (Archaean) November 1964。© Bowness | 摄影:Lucien Meyer

W

Barbara Hepworth,Genesis III,1966 © Bowness,Hepworth Estate | 摄影:Jerry Hardman-Jones

W

Barbara Hepworth, Kneeling Figure,1932 Rosewood。Purchased with aid from the Wakefield Permanent Art Fund (Friends of Wakefield Art Galleries and Museums),V&A Purchase Grant Fund and Wakefield Girls’ High School,1944 © Bowness, Hepworth Estate 摄影:Jerry Hardman-Jones

S

Barbara Hepworth,Pierced Hemisphere,1937。白色云石。The Hepworth Wakefield (Wakefield Permanent Art Collection) © Bowness | 摄影:Norman Taylor

文字:Zoe Whitfield    

插图:©️ Courtesy The Hepworth Wakefield  

进入虚空,发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