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跳转到页脚

揭开 ALEJANDRO JODOROWSKY 电影的神秘面纱

我们深入探讨了这位智利最激进的电影制片人的精神世界,他的超现实反文化史诗充满了精神主义和符号学、暴力和欲望、幽默和恐怖——保证能让你大开眼界。

分享

s

图片来自 Alejandro Jodorowsky 的电影 The Holy Mountain (圣山) © ABKCO Films

每次观赏著名智利导演 Alejandro Jodorowsky 的电影时,就像一个背包客游览一个陌生的国度,一个令人兴奋、视觉上令人陶醉的世界,在那里一切既熟悉又新鲜;在这里,人类的全部属性,从智慧、善良、灵性到欲望、贪婪和暴力,每一次都被放大展示。如果想要理解 Jodorowsky 和他那非凡却经常引起争议的实践,我们需要先探索他的历史 — 因为,尽管他的电影带给人很越界和迷幻的感觉,但同时对他来说都是非常私人的。

 

这位导演在智利北部的一个铜矿小镇托科皮亚长大。他的童年并不愉快,在20多岁时成立自己的剧团之前,他一直听歌各种表演中寻求解脱,例如演戏和担任马戏团的小丑。23岁时,他搬到了巴黎为 Marcel Marceau 的哑剧团写剧本,并共同创立了 “Panic Movement”(恐慌运动),一个带头进行颠覆性的、经常带有血腥事件的行为艺术团体。1960年,Jodorowsky移居墨西哥十年,在那里他导演了100多部前卫戏剧,撰写了一部连环漫画,并在一位禅宗僧侣的指导下学习。“墨西哥的精神是毫无限制的,”这位电影制片人在为《Purple》杂志进行的一次采访中告诉 Donatian Grau 他对这个中美洲国家的早期印象。“不论是植物、动物、食物、社会关系、时尚、歌曲还是音乐,在这个地方的任何角落都没有限制”

s

图片来自Alejandro Jodorowsky 的电影 El Topo(鼹鼠) © ABKCO Films

正是在这种无限制的环境中,Jodorowsky 拍摄了他的第一部电影《Fando y Lis 范多和莉丝》(1968年),该片大致改编自荒诞派剧作家 Fernando Arrabal 的剧本,在阿卡普尔科电影节上首映时引发了骚乱,此后在全国范围被禁。但直到他的第二部电影《El Topo 鼹鼠》(1970年)的发行,Jodorowsky 才通过这部酸性西部作品真正渗透到公众的视野中。他自编、自导、自演的《El Topo鼹鼠》为自己特立独行的风格定下了基调:混合了东方神秘主义、拉丁美洲民俗和欧洲超现实主义。与大多数Jodorowsky的电影一样,它围绕着一个人的任务展开:在这部电影,一个持枪的逃犯(Jodorowsky)在寻找沙漠中的四大高手,他必须杀死这些高手以赢得他所爱的女人的心。

s

三年后,在从ABKCO和Allen Klein(在 Jodorowsky 的粉丝John Lennon和Yoko Ono的敦促下)那里获得了100万美元的资金后,这位导演带着《The Holy Mountain 圣山》(1973年)回来了,Mubi恰当地将其描述为一部 “煽动性的、超现实主义的、亵渎神灵的讽刺作品......从中注入了塔罗牌的意像、炼金术神秘主义和反文化的怪癖。在这部电影里,一个疯狂的炼金术士(Jodorowsky)带领一群道德上可疑的人去寻找并推翻居住在山顶的九个不朽的神灵。《圣山》对消费主义、渴望战争的西方文化、宗教的偶像崇拜性质,甚至电影本身的自负进行了嘲弄,这部电影带有一些电影史上最引人注目的场景,是一个狂热的电影梦想。

s

图片来自Alejandro Jodorowsky 的电影 The Holy Mountain (圣山) © ABKCO Films

接下来,Jodorowsky开始制作了一部史上最具标志性的电影,对 Frank Herbert 的科幻巨著《Dune 沙丘》进行了宏大的改编。他组织了一个出色的团队:艺术家Mœbius和H.R.Giger创作了3000幅图像的故事板;Dan O'Bannon制作视觉效果,Pink Floyd制作了原声带,Salvador Dalí、Mick Jagger 和 Orson Welles 担任主演。可悲的是,这部电影未能获得好莱坞的支持,尽管正如Frank Pavich在2013年的纪录片《 Jodorowsky's Dune佐杜洛夫斯基的沙丘》中所详述的那样,它的故事板在很大程度上有助于塑造科幻电影的未来。

 

Jodorowsky被疯狂地极度贬低后,从电影制作中抽身而出,与Mœbius共同创作了一些图画小说(包括不久后由Taika Waititi搬上大银幕的《The Incal》),并开发了《Psychomagic》一种新型塔罗牌和表演艺术衍生的心理治疗电影。直到1989年,在另外两部他后来不承认的电影上映后,他才通过《Santa Sangre 圣血》在电影界复出。这部电影的叙事方式更加直接,但语气上明显仍是Jodorowsky式的,讲述了一个前马戏团演员的故事,他受到童年创伤的困扰,在成年后与母亲重新联系,结果令人毛骨悚然。

s

图片来自Alejandro Jodorowsky 的电影 The Holy Mountain (圣山) © ABKCO Films

s



 

s

图片来自Alejandro Jodorowsky 的电影 The Holy Mountain (圣山) © ABKCO Films

尽管如此,事实证明这部电影是Jodorowsky迄今为止情感和心理情节最丰富的作品,并将为他其后的深度自传体的作品《The Dance of Reality现实之舞》(2013年)和《Endless Poetry无尽的诗》(2016年)铺平道路,这是在他离开电影界22年,致力埋头写作书籍和诗歌,以及继续追求戏剧和塔罗牌之后拍摄的。2019年,他发布了一部详细介绍心理魔法治疗能力的纪录片,名为《Psychomagic: A Healing Art 心理魔术:一种治疗艺术》。在他的每一次艺术创作中,无论采取何种形式,现年92岁居于巴黎的Jodorowsky都有一个总体目标:就是拓展人们的思想。他在接受英国电影协会采访时告诉Anton Bitel,“我希望我的图像能把观众的大脑变成一个飞毯。”毫无疑问,他已经成功了。

文字:Daisy Woodward

插图:由 ABKCO Films a division of ABKCO Music & Records, Inc. 提供

进入虚空,探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