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跳转到页脚

运送到:

对话中:YOON 与 Kazuyo Sejima 眼中的未来世界将会是怎样?

作为各自行业内的顶尖设计师,她们对城市的未来有何展望?从设计到人工智能,AMBUSH® 设计师 YOON 和建筑师妹岛和世(Kazuyo Sejima)展开了一场对话。作家 Yoshiko Kurata 也加入其中,捕捉她们对不可预见的未来的想法。

分享

alt

AMBUSH® 办公室位处涩谷的心脏地带 - 一个一直与时俱进、充满活力、形象千变万化的地区。在春日明媚阳光的照耀下,AMBUSH® 的设计师 YOON 和日本建筑事务所 SANAA 的建筑师妹岛和世非常高兴能够于一间与外面的喧嚣形成鲜明对比、气氛庄严的白色办公室里再次会面。 

 

通过聆听她们的深入对话,我意识到无论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如何转移到虚拟世界中,面对面的沟通仍然是有其必要性的。在过去的30年里头,妹岛所提倡的 “A place like a park” 概念总能为不同时代的人们带来了新的可能性,就好像金泽21世纪美术馆和犬岛艺术项目。

 

如今,我们正进入了一个模糊的新时代,站在历史长河的最前端,我们又会为未来留下什么样的痕迹?接下来 YOON 和妹岛将展开一场充满想象力对话 - 在不可预见的未来,有什么因素将会激发人类情感? 

alt

YOON:现在我常驻涩谷,在东京度过的时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我认为东京的景观不知不觉间变得更加统一和新鲜。这让我不得不思考 “永恒的原创性” 到底是什么,但同时,我有时也会担心这会影响到未来年轻一代的敏感度。您认为城市发展需要的是什么?

 

妹岛: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让每个人都感受到这是一个属于他们的城市,并能够参与到城市的发展过程,珍惜时间和文化的积累。譬如我在2012年卢浮宫朗斯分馆中的 《The Gallery of Time》 展览中将卢浮宫的藏品按照时间顺序陈列,我说的是从公元前4000年到19世纪中叶 - 大约6000年的历史。这个展览曾经让我深信一点:我们生活在历史之外,虽然历史代表过去,但它对一个城市的发展也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YOON:我同意。我觉得其中最大的挑战是确保我的设计在两年后甚至更长时间后仍然具有价值。我非常期待产品离开我的怀抱之后,它们能够在不同人的价值观和文化之下继续自由老化。与过去不同的是,现在顾客的声音和力量足以改变时代,并超越等级制度。您是否也认同空间使用者的力量会对建筑产生影响?

alt

卢浮宫朗斯分馆。图片来源:Hisao Suzuki © SANAA, IMREY CULBERT, Catherine Mosbach

alt

卢浮宫朗斯分馆。 © SANAA, IMREY CULBERT

alt

金泽21世纪美术馆

alt

金泽21世纪美术馆。The Day After Tomorrow Morning Glory Project 21。图片来源:HIBINO Katsuhiko © HIBINO Katsuhiko

alt
alt

YOON:您是否也认同空间使用者的力量会对建筑产生影响?

 

妹岛:它可能不像时尚那样朝一个方向快速发展,但我认同空间使用者有着一股力量,他们会将力量聚集在一起,创造出新的事物。好像在2007年我和另一位艺术家 Katsuhiko Hibino 一同策划的 The Day After Tomorrow Morning Glory Project 21》,我们联同活动的参与者为博物馆打造了一个新面貌。我们用牵牛花覆盖整个博物馆的玻璃表面,当我们重新走进博物馆时,原本感觉如此透明的玻璃屏障一下子就消失了,并形成一个类似于 “Engawa” 的空间。如果 功能一词在建筑界的定义能够被扩展成为一种人们自然想要使用的作品”,而不只是简单地代表方便使用,我相信那将会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YOON:时尚本身也具有通过服装创造新的创意群体和文化的力量。然而,在过去几年,随着虚拟世界的扩展,时尚似乎越来越成为一个人的事情。起初所有人都属于一个共同体,然后他们会散布到不同的区域,再产生污染、虚拟世界等不同的主题。这在人类历史上发生过很多次,可以说是一种自然的趋势。这让我好奇未来我们将在什么样的空间里与其他人建立关系。

 

妹岛:我在从业之初就相信 “A place like a park” 这个概念的可能性。在这个地方,不同年龄的人会按照各自的目的来消磨时间,但你永远都不会感到孤单,并能够感觉到自己和大家都在这里以某种轻柔的方式相处。我认为任何年龄段的人都需要一个这样的空间。

YOON:我认同这样的空间永都是有需求的。在建筑的世界里,现在年轻一代设计的建筑是什么样的? 

 

妹岛:如果只谈论日本的话,我认为改造的观念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在过往,建筑的目的是为了创造的东西。但现在,人们试图从现有的观点寻找价值。比如建筑的历史或材料的质感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变化。另一方面,正如我刚才所提到,我们过于注重功能和成本。如果在新建的建筑内留下类似手印的痕迹,这往往会被认为是一种缺陷。我本人认为这种想法是非常可怕的,甚至带有一种危险,就是连我们的感官都被混淆了,在我们还没有弄清事情是好是坏之前,我们已经先行作出了判断。 

alt

Inujima Art House Project, A- Art House | 作品名称: Reflectwo by Haruka Kojin (SCAI THE BATHHOUSE)

alt

Inujima Art House Project, S-Art House, A-Art House | 作品名称: Reflectwo, contact lens by Haruka Kojin (SCAI THE BATHHOUSE)

YOON: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信息过载的时代,一切都由算法来驱动,但是人类唯一拥有的就是思考的能力,对吗?三年前,我去看了作曲家兼音乐人 Keiichiro Shibuya 企划的 《Scary Beauty – Alter 2》 剧目,然后......

 

妹岛:我也去看了! 那个剧目很有意思吧?

 

YOON:对,十分令人印象深刻!那次之后,我就开始一直在研究人工智能。我想问一下人工智能是否已经被应用到建筑领域?

 

妹岛:在安全性和功能性方面,人工智能已经融入建筑设计,但我认为还没有达到我们可以共同创造的程度。在我看来,建筑原本是为了创建墙壁和边界以保护人们免受外界的影响,但如果能用人工智能来创造一个未来,让人们可以在一个软边界下生活,那就很有意思了。如果有机会,你会想制作什么样的衣服?

 

YOON:嗯,这可能有点天马行空,但我想为电影制作服装。在我的品牌设计过程中,我一直在考虑产品的可用性和可销售性,这点其实很有趣。但如果有机会,我想尝试用一种截然不同的思维方式来进行设计。

alt

新当代艺术博物馆。图片来源: Dean Kaufman

alt

文字:Yoshiko Kurata

插图:Momo Angela Oh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