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跳转到页脚

运送到:

反转命运:ARAKAWA & GINS

1960 年代的纽约夫妻艺术家二人组Madeline Gins和Arakawa以建筑和艺术为媒介,以前卫方式探讨永生,真正改变了人们看待生存的方式。在日本全国和纽约全州境内,您可能会发现他们创作的许多实体场所和留存的装置艺术:这些结构旨在通过挑战身心来延长寿命,并从本质上反转您的命运。

分享

a

反转命运办公室,昆虫山脉,命运反转地,养老公园,岐阜,日本

w

反转命运办公室,命运反转地,养老公园,岐阜,日本

 

我们已经决定不死。
没有比这句宣言更好地来介绍Arakawa和Gins遗产的方式,这也是两位艺术家穷其一生探索创意工作时总结的颠扑不破的箴言。这句格言真实地反映了这对夫妻艺术家不畏死亡的心态和意识,并探寻挑战我们舒适度的真正意义,以及颠覆性地把我们的身体看做永恒存在的建筑一样,由此无限满足我们渴望求知的头脑。
Arakawa放弃了他的名字Shusaku,他于1936年出生于日本名古屋,曾在东京武藏野美术大学短暂学习。Arakawa后来成为日本前卫艺术团体Neo Dada的创始成员之一,也是1960年代国际概念艺术运动的最早实践者之一。Madeline Gins于1941年出生于纽约,1962年从巴纳德学院毕业后,开始专注于实验小说和诗歌。同年,他们相遇,成为了生活和创意工作上的亲密伙伴。他们一起开展了名为“意义的机制”的首次合作,它将Arakawa的绘画和Gins的写作实践扩展为一个系列,试图推动艺术和语言的多元可能性。

 
s

椭圆场地,轨道膜门,动觉通道,分裂大厅,命运之屋,命运反转地,养老公园,岐阜,日本

w

精确山脊,命运反转地,养老公园,岐阜,日本
 

s

动觉通道,命运反转地,养老公园,岐阜,日本

 

随着Arakawa和Gins的永久装置被许多色彩追求者和艺术爱好者发现,他们二人和他们生活方式般的作品才开始声名远播。如果您去过日本,可能也不会遇见他们的建筑作品,除非您特意在旅行指南中寻找,无论是为纪念Helen Keller而设计的东京三鹰命运反转住宅,还是冈山县奈义町现代美术馆的“无处不在的场地”,都在召唤那些想要“为10亿年后的事件做好准备”的人进入他们设计的鼓状隧道,或他们最有名的岐阜县养老山的命运反转公园。纽约也是如此,这是他们居住的城市,命运逆转基金会也仍在此保留着他们的档案,在这里,Dover Street Market内的一条隧道成为购物者在楼层之间穿梭的避难所,他们在东汉普顿受私人委托建造的Bioscleave House令房主们可以与建筑融为一体。
Arakawa和Gins从表演的角度对待他们的大部分作品——我觉得他们不会希望他们的作品只能通过玻璃窗被观察,或者被藏在闷热画廊的档案里。作为真正挑战生命的人,他们的作品被定义为有广泛的指导和指示意义;那些有足够胆量(或者只是没有足够灵感)沉迷于他们天马行空的建筑风格的人,拥有一套穿行于这些独特空间的规则或指南。

a

精确山脊,命运反转地,养老公园,岐阜,日本

 
















 

w

精确山脊,命运反转地,养老公园,岐阜,日本

 

虽然意义是主观的,但Arakawa和Gins会给出一些提示——与众不同的灵感来源——来定义您与之互动的意义,这就是他们作品的魅力所在。意义变成互动性的,由您自己的探索以及对规则和限制的挑战来决定,这往往需要我们自己的身体和大脑做出非传统的反应。通过这些提示,他们希望重构您与世界的互动性。您可以把它看作是为大脑重新接线——通常,我们被教导天是蓝色的,草是绿色的。我们不太可能听到不同的声音,然而像Arakawa和Gins这样的艺术家可以指导我们相信天是绿色的,草是蓝色的。在真正的艺术行为中,我们备受鼓励去创造另一种意义,忘记事实和科学证明,追求我们自己的梦想和渴望。
在反转我们的命运时,我们正在重新确定我们与世界的互动方式的优先次序。我们对我们居住空间的概念理解一直在被调整,这使我们永远不要把事情看成是理所当然的,要不断地给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平凡事物赋予新的意义。

w

关键相似屋,命运反转地,养老公园,岐阜,日本

 

作为一个拜访过Arakawa和Gins留存的所有可参观地点的人,我可以说,它们确实混淆了我们感知空间以及现实的方式。一个与墙相交的浴缸引发了一个问题——它还是一个浴缸吗?它被一分为二后仍具功能性吗?它还是我们以前认为理所当然的那个装置吗?物理矛盾被引入到他们的空间。当与这些可逆的命运结构互动时,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的。我们不能在走路时眼睛盯着手机,以为墙就是墙,地板就是地板,Arakawa和Gins在末日卷轴僵尸被构想出来之前就发展了这个概念。在他们的空间里,身体和大脑同样受到影响,被迫打破他们的习惯性期望。期望是您的想象,而舒适感是经过几个小时、几天甚至几个月的努力工作而赢得的,而不是到达之后即可享有的。
他们在空间中对色彩的使用引起了人们的持续关注,您肯定见过从养老山中延伸出来的标志性反转命运办公室,它有着鲜艳丰富的色彩和充满阳光的色调,或者九个单元的三鹰命运反转住宅,它本身就是一个由球体、立方体和管状构筑的工程壮举。他们对颜色的使用带来了乐观的态度,鼓励游客和居民继续无限期地生活下去,永远不要把空白墙壁视为理所当然。这就是“反转命运”的含义。对于所有愿意倾听的人来说,Arakawa和Gins的反转命运心态旨在通过鼓励我们重新评估我们与建筑的关系,令我们的生活更加年轻化。

w

反转命运办公室,命运反转地,养老公园,岐阜,日本
 

 
w

动觉通道,命运反转地,养老公园,岐阜,日本

w

动觉通道,命运反转地,养老公园,岐阜,日本

 

命运反转地并不能改变你的日常功能,或与生物习性相违背——我们仍然进食、排泄,感知和互动。我们必须站立和行走,然而这个场地改变了我们站立和行走的方式。由于它们的建筑结构迫使我们必须专注于这些原本枯燥单调的任务。如果您要在一块地板上行走,那么这就会是一块颠簸不平的地板。它将成为您曾经走过的最难忘的地板,并将永远改变您探索空间的方式。如果您要去卫生间,那么现在是时候让您体验跟最亲爱的朋友零距离排便是什么感觉了,因为您的马桶会与另一个马桶背靠背紧紧相连。
反转命运的想法,以其最极端的形式,消除了死亡。“反转命运”的意图不是延长死亡、推迟死亡或与死亡一起变老,而是完全不承认和超越死亡。对Arakawa和Gins来说,死亡是对他们生命力的一种侮辱。这就是为什么,尽管他们现在都已经去世了(Arakawa在2010年去世,享年73岁,四年后,Gins去世,享年72岁),他们真正地而且永远地继续在思想上反抗死亡的概念。“永恒是一个古老而愚蠢的梦想或概念。当然,学会如何不死是完全不同的事情。” Arakawa和Gins正在继续向我们展示这背后的原因。

w

ARAKAWA + GINS设计的命运反转地,养老公园,岐阜,日本

 

文本:Leta Sobierajski

图片:Joe Keating

地点:命运反转地 - 养老公园,岐阜,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