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跳转到页脚
使用代码 AMOCT15 ,于结账时享受 15% 折扣
使用代码 AMOCT15 ,于结账时享受 15% 折扣

创造永恒:ERNST HAAS的摄影作品

尽管只专注于摄影这一种艺术形式,但美籍奥地利裔摄影师、摄影记者Ernst Haas从未只局限于某一种风格。他尝试过抽象、动态模糊等等技法,最值得一提的是,在黑白照片成为普世标准时候,他大肆挥洒明艳色彩。他的先锋精神和充满个人特色的图像制作方式导致他的作品难以被归类,因为它们囊括了小到人类亲密情感,大到浩瀚宇宙苍穹之间的一切元素。

分享

alt

苏特西火山,冰岛(1965年)“创造” Ernst Haas Estate / Getty图片

通过黑白记录和彩色抽象,摄影师Ernst Haas因其开拓性的方式及对所选媒介的出色把控而蜚声国际。Haas于1921年出生于奥地利维也纳,在1940年父亲去世后,他第一次进入暗房打印家庭老底片时,才开始接触摄影。这次偶然却触发了他终其一生的兴趣和长达40年的职业生涯:他先是作为摄影记者报道二战结束后的欧洲事件,后来又尝试了更多的实验性图像,特别是像“创造”这样的项目。

alt

天上的火烈鸟,肯尼亚(1970年)《创造》 Ernst Haas Estate / Getty图片

alt

大沙丘,科罗拉多州,美国(1978年)《创造》Ernst Haas Estate / Getty图片

1947年,当Haas在为一次时尚大片的拍摄寻觅场景时,他发现战俘们抵达了当地火车站。当他们开始下车时,Haas便按下快门开始拍摄。他这些私密的特写照片描绘了那些等待盼望着的和即将到达的两批人群,在寻找失去下落的至亲之人时展露的期待和悲痛。他把拍下的照片变成了一篇视觉散文,这引起了《生活》杂志的注意——当时在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摄影出版物之一。《生活》杂志和其德语版《Heute》刊登了这份被称为“回家”的作品。
“回家”标志着Haas职业生涯中的一个重要时刻。文章发表后,他收到了两份工作邀约:一份来自《生活》杂志,希望他成为该杂志的专职摄影师;另一份来自战争摄影师Robert Capa,希望他加入当时刚刚成立两年、但如今却已闻名世界的国际摄影师合作组织——马格南图片社。Haas的内心充斥着独立和叛逆的精神,他只身前往巴黎,成为了马格南图片社的第一位非创始成员。在拒绝《生活》杂志的职位时,Haas写道:“我想要的是保持自由,这样我就可以实现我自己的想法[...]我认为世界上没有多少编辑有能力给我布置我分配给自己的任务”。

alt

黑浪(1966年)“创造” Ernst Haas Estate / Getty图片

alt

珊瑚中的水滴(1963年)“创造” Ernst Haas Estate / Getty图片

alt

约1960年代,“创造”Ernst Haas Estate / Getty图片
 

alt

1968, ‘The Creation’ Ernst Haas Estate / Getty images

alt

肯尼亚(1970年)“创造” Ernst Haas Estate / Getty图片

确实,任何编辑都不太可能让他尝试浅景深、选择性对焦或动态模糊这些现在被视为Haas艺术实践标志的摄影技术。以“La Suerte De Capa”(1956年)为例,这张照片拍摄于西班牙的潘普洛纳,描绘了一头公牛和斗牛士奋力抗争的情景。但是,Haas并没有用尖锐的场景来烘托出血脉喷张的气氛,而是用缓慢的快门速度来制造出一幅模糊的图像,将人兽间对抗的暴力转化为一个几乎梦幻般的幻想。通过这样的技法,Haas旨在将“从一个物体本身是什么,转变为你想让它成为什么”。
Haas通过创作“创造”系列作品,将抽象的概念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通过这些作品,他想把各种宗教文本中,但主要是基督教圣经的《旧约》中描述的地球的诞生故事形象化。这部作品集于1971年首次出版,包含106张在世界各地拍摄的彩色照片。在一张照片中,滚烫的熔岩从冰岛火山喷薄而出;在一个特写镜头中,鲍鱼壳的内部看起来像一块五彩缤纷的景观;在一张缩小的航拍照片中,一群火烈鸟在黑暗的背景下变成了一组抽象的粉蜡笔像素矩阵。就像创造本身的概念一样,这些图片既抽象又具体:我们知道我们亲眼所见的物体是什么,但依然质疑它存在的意义,或者说至少是质疑其规范性的认知概念。

alt

加拉帕戈斯(1969年)“创造” Ernst Haas Estate / Getty图片

alt

1982年,“创造” Ernst Haas Estate / Getty图片

alt

肯尼亚(1970年)“创造” Ernst Haas Estate / Getty图片

1962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为Haas举办了该馆历史上首个为单一艺术家举办的彩色摄影展,参展作品就包括“创造”中的一些早期图片,以及斗牛和其他动态研究中相关作品,还有一篇关于纽约市的摄影文章。这次涵盖丰富的展览巩固了Haas的声誉和他在1986年去世后一直在不断扩大的影响力。他对彩色摄影作为一种新的“观察的哲学”的信念一直延续到今天。在问世几十年后的今天再次重温他的这些作品,依然会有叹为观止的感觉;这些作品促使我们重新定义对日常生活的解读,去按下暂停键来重新看待这个世界。

alt

《红玫瑰》(1970年)“创造”Ernst Haas Estate / Getty图片

文本:Emily McDermott

图片: ©️ Ernst Haas Estate / Getty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