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跳转到页脚

运送到:

节奏的力量:Milford Graves 和世界性的心跳

节奏的力量无处不在,其中音乐也许是一个我们最常接触到的来源。地球上的所有生活都取决于昼夜节律,而我们对昼夜节律的反应只是一种我们不能完全意识到的诱导作用。在表面之下,自然界正在追寻自己的变化,无论是细胞有机体的电振动,大脑神经网络的反复波动还是心脏的轻柔跳动。

分享

alt

米尔福德·格雷夫斯练习螳螂武术的三联画 © 取自 Jake Meginsky ‘Milford Graves Full Mantis’ 电影

alt

米尔福德·格雷夫斯1994年的混合媒体拼贴画 © Ars Nova Workshop提供

同时作为爵士鼓手、武术家、植物学家、教育家和独树一帜的心脏病学家,米尔福德·格雷夫斯(Milford Graves)一生致力于探究这些节奏和脉冲的起源。

 

“我的研究源于一种信念,就是音乐是一种世界性的语言。以及一种定义这种语言的主要构成元素的好奇心。”。格雷夫斯在他最近的ICA费城展览《A Mind-Body Deal》的注释中解释道,并与其认为节奏发声的诞生早于语言交流的观点相呼应。“你可以检视任何文化对音乐的态度,并找出其共同点...通过探索这些世界性的现象,我找到了我认为的共同点:就是人类的心跳。”

 

从传统的约鲁巴仪式到非洲裔巴西人信奉的坎东伯雷教,它们的共性不仅是创造精神意义的关键,也是促进身体健康,甚至改变意识状态的关键。在音乐疗法中,击鼓声已被用于治疗焦虑症、过动症和自闭症,而集体打击乐器的练习已同时被证实可以提高群体之间的同步性和合作性。在公共舞池中,100-120bpm的速度是使我们的身体在运动中找到舒适感的节奏。这也是进行心肺复苏术的推荐范围。同时,人们不妨哼唱 Bee Gees 的《Stayin' Alive》以取代计时器。任何仔细聆听过自己心音的人,都会体验到这种扑通声中所蕴含的力量和脆弱。

alt

Ars Nova Workshop艺术总监Mark Christman与Anthony Elms、Daniel和首席策展人Brett Sundheim共同举办的 “Milford Graves: A Mind-Body Deal” 展览图片, ICA费城©由Ars Nova工作室提供。

alt

展览图片来自“Milford Graves: A Mind-Body Deal” 费城ICA展览©由Ars Nova Workshop提供

格雷夫斯于2021年2月12日去世,享年79岁。对他来说,把 “时间” 强加在音乐上,就等于错过了重点,人们应该把重点放在音乐里面的节奏。

 

在格雷夫斯位于纽约皇后区牙买加的家中,摆满了解剖雕塑、心脏监测设备和有关非洲分形结构的书籍,其中有一张鼓皮,上面写着 “Drum listens to the heart - 鼓听心声” - 这正是他一生工作的口头禅。

 

作为 New York Art Quartet 的创始成员,格雷夫斯帮助塑造了爵士乐的前卫声音,如 Albert Ayler 的《Love Cry》和 Sonny Sharrock 的《Black Woman》等60年代的红极一时唱片,以及他自己与 Don Pullen 等人的合作。看格雷夫斯在锣鼓声和口哨声的簇拥下表演,这本身就是一种身体上的体验,他的爵士鼓套件不只是一个被演奏的乐器,同时也是一个被人难以忽视的存在感。他是第一个将鼓皮从套件中拿出来让震动自由散布的人之一,他拥有体操运动员般的敏捷以将节奏扭动和变形。有时他看起来好像是在通过打鼓与某种看不见的东西对话,事实上他是与自己的内部神经系统对话。

 

在 Jake Meginsky 2018年的纪录片《Milford Graves: Full Mantis》中,格雷夫斯解释说:"心脏每次收缩和放松之间的都是长度不一样的。"如果一个扑通声和下一个扑通声之间的距离是一样的,那将是极其危险的。"

 

同年,格雷夫斯被诊断出患有淀粉样变心肌病。医生宣布他仅余6个月的寿命,他的心跳的规律性令人不安,有点像他一生都在对抗的节拍器。他拒绝让这状况标志着他剩下的时间。

alt

Milford Graves 的表演 © 取自 Jake Meginsky ‘Milford Graves Full Mantis’ 电影
 

alt

展览图片来自“Milford Graves: A Mind-Body Deal” 费城ICA展览©由Ars Nova Workshop提供

虽然格雷夫斯主要是以音乐家的身份而为人熟知,但他一直勇于超越任何可能限制他的创造力和想象力的事物。实际上,在他担任一名兽医时,他首次发现了一张12寸的的听诊器录音记录,以帮助识别心脏杂音和心律不齐。

 

于是,格雷夫斯开始研究有关心脏的节律。他在家将电子听诊器连接到一个卷带录音机,并记录了每个访客的心跳(他积累了超过5000个记录)。他还利用心电图、LabVIEW技术和一系列日趋完善的设备,从心脏声音中生成波形,并细分和扩展不同部分,以揭示像编码信息一样隐藏在每个标准脉搏中的变化和振动。

 

通过编写算法以生成数据可视化和超声旋律,格雷夫斯将人类心脏的各种形式的振动记录下来。2017年,他与他人共同发明了一种利用心音再生干细胞的技术,并获得了专利。在微观层面上,格雷夫斯已经确定了心脏跳动、音乐节奏和振动细胞之间的单次循环呼吸,构成了地球生命的基础。

 

当时,格雷夫斯怀着一种不服输的心情,将他的研究进行了终极测试;他自己的身体成为他思想工作的对象。2020年8月,他对《纽约时报》说:“原来,我一直在研究心脏是为了给自己治病做准备”。这解释了格雷夫斯如何通过鼓皮聆听和诠释他僵硬的心跳,从而改变了所产生的节奏,并证实生物反馈循环,将他的音乐精神与自己的生命呼吸联系在一起。结果,他的生命力是医学预计的六倍,这足以证明格雷夫斯的方向是正确的。他的一生充满着鼓舞人心的故事,在2020年末的一次采访中,他宣称:“我觉得自己正处于有史以来的最高创作点。”

alt

展览图片来自“Milford Graves: A Mind-Body Deal” 费城ICA展览©由Ars Nova Workshop提供

格雷夫斯所做的每一件事,基本上都是“从源头开始的”,他从园艺目录中订购了一只螳螂,并在后院将它放生,亲自研究了它的动作,从而掌握了功夫的基本原理。他将约鲁巴舞蹈和林迪舞互相结合,构成他独创的混合武术 Yara 的基础,他在同一后院里自建一个道场,并在那里展开了长达30年的教学生涯。“Yara 是一个约鲁巴语单词,意思是敏捷或灵活,”格雷夫斯在《A Mind-Body Deal》展览中解释道:“对我而言,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因为这种运动是我的文化和生活方式的一部分。”他的选词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例如 “节奏 Rhythm” 一词的组成部分是来自于 “Rhein”(代表“流动”)。正如爵士钢琴家和他的合作伙伴 Jason Moran 在向格雷夫斯致敬时写道, “我一直将他饰为一位至高无上的培育者……他总是保持风格,不论是动作和内心深处。

 

格雷夫斯在2020年11月对Moran说,“我们不知道大自然为我们准备了什么”。就像 Yara 和定义他的鼓手风格的层叠节奏一样,格雷夫斯总是试图以直觉和即兴创作来回应。相信他在音乐、医学和创作领域的工作应该能够提醒我们去更清晰地倾听围绕和连系我们的节奏。

alt

Milford Graves Middleheim Double Gong © 电影《Milford Graves Full Mantis》中的档案资料 ©由Jake Meginsky提供
 

alt

展览图片来自“Milford Graves: A Mind-Body Deal” 费城ICA展览©由Ars Nova Workshop提供

alt

《Milford Graves Full Mantis》(电影截图)2018 ©由Jake Meginsky提供。

文字:Anton Spice

您可以前往 SPOTIFY 收听 AMBUSH UNIVERSE— The Power of Rhythm 播放清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