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跳转到页脚

运送到:

一代鬼才:Christo and Jeanne-Claude

Christo and Jeanne-Claude 是一对既倔强又执著的合作伙伴。这种个性特点造就了他们成为20世纪最与众不同的艺术家。在长达50多年的合作生涯中,他们创造了22件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临时性公共艺术品 - 世界本来就是他们的画布。

分享

e

Christo and Jeanne-Claude, Wrapped Coast, One Million Square Feet, Little Bay, Sydney, Australia, 1968-69 | 图片来源:Shunk-Kender

d

Christo and Jeanne-Claude at The Gates, February 2005 | 图片来源:Wolfgang Volz

Christo Vladimirov Javacheff 原籍保加利亚。1958年,21岁的他逃离当时东欧国家的共产主义并来到巴黎,成为一位没有国籍的难民。Christo 回忆说:“我对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存在的位置感到非常愤怒,同时我也不属于任何人。”。这位前艺术系学生起初靠着洗盘子和画肖像画维生,并同时开创了他那极具标志性的创作意念 为不同物体穿上衣裳。他最初使用布料、亮漆和绳子覆盖油漆罐,然后再把他的创作对象转移到城市郊区的工业油桶上。

 

Jeanne-Claude Denat de Guillebon Christo 于同一天出生有一次,Christo 受聘为 Jeanne-Claude 的母亲绘画肖像画,两人随即坠入爱河之中,她的家人最初对此惊愕不已。然后到了1961年,他们开始进行充满激情的合作,而他们的婚姻也贯穿了两人的一生。看着他们旧日的采访,可见两人都不时流露出兴奋之情,并不断地拓展彼此的创作观点。

e

Christo and Jeanne-Claude, The Umbrellas, Japan-USA, 1984-91 | 图片来源:Wolfgang Volz

w

Christo and Jeanne-Claude, The Umbrellas, Japan-USA, 1984-91 | 图片来源:Wolfgang Volz

1962年,他们凭借作品《铁幕 The Iron Curtain》而名声大噪。当时他们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在圣日耳曼的一条街道上以89个废油桶设置路障,反映出当时法国与阿尔及利亚之间的战争和柏林围牆的建造,因此该作品本质上带有政治性。该作品在晚上6点制作完成,并于凌晨3点被拆卸。此举触发了当地居民向他们俩泼水,以表示对他们封锁了整个地区的交通的不满。

 

Christo and Jeanne-Claude 的作品确实是一个个充满诗意,天马行空的幻想。他们就像服装设计师一样对待建筑,例如他们曾经将巴黎新桥重新打造成一件刺激感官的、可感触到的、引人入胜的艺术品。他们喜欢与山脉、博物馆、桥梁、海洋、湖泊和树木合作,并通过雕塑、建筑、装置甚至绘画等方式将想法表达出来。同时他们也擅长运用彩色和金属布料代替颜料,例如他们的油桶艺术品就布满了鲜的蓝色、粉红色和黄色。光和大自然也是他们的合作伙伴,织物作品会根据昼夜变化在一天中有着不同的色泽。

s

Christo and Jeanne-Claude, Valley Curtain, Rifle, Colorado, 1970-72 | 图片来源:Wolfgang Volz

他们的创作项目往往规模巨大。其中覆盖德国议会大厦(Reichtstag)的工程前后花了25年的时间才得以完成。他们使用10万平方米的银灰色布料覆盖建筑物,并通过15公里长的绳索将布料固定在一起,这件作品吸引了500万游客前来参观。他们的作品一般都不会存活多于14天,这种临时性为其创作增添了一种特殊的元素。Jeanne-Claude 将他们的创作理念描述为 我们人类对那些不能永垂不朽的事物所具有的爱和温柔。每一个项目都是一生一次。”。她也曾经说过,我们仍然很喜欢 “once upon a time” 这个词。

 

另外,他们的项目其中一个最特别的地方就是他们一直自筹资金。他们的所有创作都是靠出售 Christo 的原始画作和拼贴画来支持。他也从来没有助手,甚至亲自为自己的作品装裱。Christo 曾说过自己是一位 受过教育,并学会了利用资本主义进行艺术创作的保加利亚马克思主义者。这种创新意识也从他们选用的材料彰显出来,所有材料在他们的项目结束后都会被全部回收。另外,他们通常会把工作过的地点清理并使其恢复到比他们抵达时更好的状态。两人多年来不断花时间构思、研究并请求许可以创作他们的作品。他们从来也不会重复做同样的事情,同时令人可惜的是他们至少有46个项目至今仍然无法实现。

w

Christo and Jeanne-Claude, Wrapped Reichstag, Berlin, 1971-95 | 图片来源:Wolfgang Volz

w

Christo and Jeanne-Claude, The London Mastaba, Serpentine Lake, Hyde Park, 2016-18 | 图片来源:Wolfgang Volz

w

Christo and Jeanne-Claude, Surrounded Islands, Biscayne Bay, Greater Miami, Florida, 1980-83 | 图片来源:Wolfgang Volz

s

Christo and Jeanne-Claude, The Floating Piers, Lake Iseo, Italy, 2014-16 | 图片来源:Wolfgang Volz (9) - Christo at The Floating Piers, June 2016 | 图片来源:Wolfgang Volz

Jeanne-Claude 逝世11年后的今天,Christo 也与世长辞。他当时正在阿布扎比的沙漠中以油桶制作出一个150米高的古埃及墓室 – 如果能够完成的话,或许是世界上最大的雕塑作品。让人安慰的是,Christo Jeanne-Claude 的最后一件作品将在他们去世后诞生。这件作品的构思始于1962年,他们欲将巴黎凯旋门以2.5万平方米的银色和蓝色布料包裹,并以7000米的红绳固定在一起。这件作品的面世配合于蓬皮杜中心举办的回顾展,并将成为艺术史上最独特的墓志铭。这对艺术创作组合为世人留下了一份令人着迷的遗产, Christo 曾经说过:“它们是完全不合常理,完全没有用途。

s

Christo at The Floating Piers, June 2016 | 图片来源:Wolfgang Volz

s

Christo and Jeanne-Claude, The Pont Neuf Wrapped, Paris, 1975-85 | 图片来源:Wolfgang Volz

s

Christo and Jeanne-Claude, Running Fence, Sonoma and Marin Counties, California, 1972-76 | 图片来源:Jeanne-Claude

w

Christo and Jeanne-Claude, The Gates, Central Park, New York City, 1979-2005 | 图片来源:Wolfgang Volz

文字:Francesca Gavin

插图:© 2020 Estate of Christo V. Javache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