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跳转到页脚
Cyber Week | Extra 20% off Sale
Cyber Week | Extra 20% off Sale

对话中:VERBAL 与HAROSHI谈滑板运动与创意之间的联系

 

AMBUSH® 首席执行官Verbal和当代艺术家HAROSHI聚首并讨论艺术、时尚、音乐和滑板的交集。创意与滑板运动到底可以如何跟他们的童年记忆中联系起来?

分享

w

通过将一层又一层精美的枫木板堆叠在一起,一个完整的滑板甲板大功告成。当代艺术家 HAROSHI 收集来自世界各地滑板爱好者的心头好,并为它们注入新的生命,创造出各种雕塑和二维艺术作品。这些色彩斑斓的流行作品吸引了许多人的眼球,即使是那些不了解他的制作过程的人。他的作品不仅描绘了他独特的概念和对滑板的热爱,还蕴含着滑板主人的秘密,拥抱着那些曾经在他们身上发生的故事。

 

HAROSHI的个展在东京当代艺术画廊Nanzuka Underground举行。同样玩滑板长大的 AMBUSH® 首席执行官Verbal 前往参观。站在艺术作品和他们无数的故事面前,Verbal 看得眉开眼笑。究竟 HAROSHI和Verbal的创造力,与人的联系,以及滑板的吸引力都是如何通过滑板而显著增长的?

w
w

VERBAL:我真的很喜欢你的所有作品,不论是雕塑还是二维作品,直到现在我仍然对你的技术十分赞叹! 我曾经是一名滑板用家,所以当我看到一个旧的滑板时,它会为我带来兴奋和怀旧的感觉。 使用如此贴身的东西作为媒介,并且你对的每一件作品的摆放位置都有背后的意图。 它们真是太特别了,就算别人试图去做类似的事情,别人也会立刻认出,“这就是Haroshi 的风格。” 你真的是独一无二的。

 

HAROSHI:(笑)我很感激。我听过你的音乐,所以当我们第一次在晚餐会上见面时,我记得我很紧张,心想,"哇,他是一个名人!"。但后来当我听说你曾经玩过滑板时,那种隔膜瞬间就被打破了。

 

VERBAL:(笑)我是一个街头滑板手,原因很简单,因为当时很流行。我得到的第一块板子是原宿STORMY的一块叫Extra Tough的板子,上面有 Tony Hawk 的 Hawk Skulls。然后我又买了Mark Gonzales、Neil Blender、John Lucero的短鼻板,还有Jason Jessee。滑板运动有一种反系统的态度,或者是有一种质疑现有结构,并发问出“为什么?”的哲学。这可能是吸引我开始的原因。

 

HAROSHI:除此以外,还有一种尝到做坏蛋的感觉。我记得隔壁初中有几个男生突然开始穿着 Dogtown或Suicidal Tendencies的T恤衫,并缠着头巾。 我看到并想,“这可真够呛。”这就是我第一次踏入这个圈子的原因。 在初中和高中时,我非常喜欢打软式网球,所以我离成为坏蛋还很远,但我最初是通过时尚吸收滑板文化的。 当时我是 Christian Hosoi 的忠实粉丝,后来也开始追随 John Cardiel 和 Tony Trujillo。 我认为这很吓人,因为决定开始滑板需要勇气和胆量,你认同吗?

w


 

s






 

VERBAL:我是那种我后来才注意到时尚的人(笑)。我开始是因为我看到了海外滑板手的片段,所以有一天我走到我家附近的空地的滑板手面前,问我是否可以加入他们。他们侧头看着我说:“你是谁,你是哪个学校的?” (笑)。我当时上的是一所国际学校,所以我和当地初中学生之间没有什么关系,但他们也让我加入,因为我一直住在这个地区。我在那里学到了一些街头文化和如何用敬语说话(笑)。当我们在滑板的时候,有人会骑着滑板车过来,说:“哟,某某地方有人在打架!”然后每个人都会拿起他们的滑板并消失。我被抛在后面,看着坡道,就像 "哦,我正在清理这个?" (笑)

 

HAROSHI:我可以想象到当时的情况(笑)。我认为喜欢滑板的人彼此之间都可以和平共处,就像有滑板这个共同的兴趣就能开始一段关系。即使是现在,也有满身纹身的大叔在玩滑板。另一方面,也有像Yuto Horigome这样的孩子,他们的外表更保守,但却有惊人的天赋。他们两者都同样受到众人赞赏,并在社会上占有一席之地。种族在此并不重要,因为当你真正到海外滑板时,你一定会碰到来自不同种族的人。

 

VERBAL:我同意。你不需要有钱才能玩滑板,这项运动具有很强的包容性。我是在1986年左右开始玩滑板的,当时广受欢迎的滑板运动员,如Tony Hawk 或 Mark Gonzales,直到今天仍然非常受到重视。我认为目前的青年文化仍然欣赏一种打破现状的精神。滑板运动的基础从一开始就一直是“打破现状”,并不断提升文化。你认为为什么滑板,而不是其他极限运动,是如此经久不衰,并受到年轻人的欢迎?

a



 

s




 

s




 

w



 

s



 

HAROSHI:滑板的酷劲儿不会褪色,即使你只是在看照片,也能感受到它的吸引之处吧?可能我有点偏见,因为我非常喜欢滑板。但我可以肯定地说,滑板、艺术、时尚和音乐有着不可思议的联系。艺术、时尚和音乐是年轻人的兴趣中心。人们也可以通过在滑板上绘制图案,并作为艺术展示。即使是画在BMX车架或直排轮滑鞋上的东西,也很难只是把它挂在墙上。我认为这种可及性使其与其他极限运动有很大不同。

 

VERBAL: 太对了! 滑板的板面就像是一块画布。

 

HAROSHI:没错!例如当你在城市里拿着缀有艺术装饰的滑板,这就是一种自我表达和肯定的方式—就像时尚一样。

 

VERBAL:此外,很多曾经玩过滑板的人仍然在创意领域工作,如艺术家、演员、设计师等。

 

HAROSHI:确实是的。 滑板手的首要条件是思考和创造。 特别是街头滑板,其关键在于你如何在城市中享受自己的乐趣,比如尝试在路边滑倒,或者想办法如何跨过一段楼梯。

 

VERBAL:对! 就是对城市中的事物进行创新甚至可能会改变他们的未来。

s



 

HAROSHI:你还可以通过滑板视频和滑板媒体来探索音乐,并与艺术、音乐和时尚产生联系。我认为Lance Mountain小时候为Suicidal Tendencies 绘制T恤印花的故事很疯狂,另外Mark Gonzales和Neil Blender当时都在制他们自己的滑板设计。考虑到这一点,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年轻人很自然地被滑板吸引并通过该运动找到自己内心的创造力。

 

VERBAL:绝对认同。 说到 Neil Blender,我在高中时在曾经是乐队成员,我兼任说唱、吉他手和贝斯手,而且只听重金属音乐,而 m-flo 的 Taku 是当时的鼓手 — 我当时为我们的样带绘制封面 ,你可以从中看到我当时完全受到了 Neil Blender 的艺术作品影响。 (笑)

 

HAROSHI:这听起来很神奇,它似乎是Mixture Rock的先驱。你下次一定和我分享一首歌! (笑) [编者注:Mixture Rock是源自日本的一种音乐类型,它融合了放克、嘻哈和摇滚。]

s

文字:Saori Ohara

插图:Kenta Iriguchi

进入虚空,发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