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跳转到页脚

SUPERSTUDIO : 新建筑的基础

来自意大利的传奇建筑工作室 Superstudio 的作品往往都是乌托邦式的、带有自由气息的、无可匹敌的。受到高度当代主题的启发,Superstudio成为重组建筑学科和重新诠释我们在社会中的作用的起点。

分享

s



 

s



 

s

1966年,一群受建筑、设计和不可能之事影响的朋友在意大利佛罗伦萨成立了Superstudio工作室。不知不觉间,它成为了最著名、最有影响力和最具代表性的 所谓激进派和有远见的建筑公司。

发展于20世纪下半叶,Superstudio 的新建筑是对建筑本身的批判性修正,包括其作用、形式、边界和内容。这种 “新建筑” 摒弃了对技术和功能方面的任何参考,并专注于对人工环境的感知和体验层面。它超越了建筑和城市的维度,想象出对景观占领的奇妙视角。

s
s

在意大利,Superstudio 小组在重建建筑学科方面发挥了决定性作用,首先是对形式和内容的批判性修正。 Superstudio 于 1966 年 12 月 17 日在意大利皮斯托亚的 Jolly 2 艺术画廊举办的 Superarchitecture 展览中诞生。创始成员是为Adolfo Natalini 和 Cristiano Toraldo di Francia,随后加入他们的还有 Roberto Magris(1967 年)、Gian Piero Frassinelli(1968 年)、Alessandro Poli 和 Alessandro Magris(1970 年),他们都来自佛罗伦萨建筑学院。

Superarchitecture 展览展示了 Superstudio 早期的实验工作成果:色彩鲜艳的家具和物件、涂有珐琅的倾斜木板、白云和波浪装饰。他们的第一个设计时期与他们的大学学习和在佛罗伦萨学术背景下开发的项目息息相关。他们受到波普艺术家的影响,他们对重新考虑Louis Kahn 作品的主要几何形状和“纪念性”大感兴趣。 Superstudio 还专注于研究 Étienne-Louis Boullée、Claude-Nicolas Ledoux 和 Jean-Jacques Lequeu 的 “启蒙建筑”,将他们的思想导向景观规模的不朽人物设计。

s






 

s



 

自1968年以来,Superstudio 的中心思想产生了变化,他们放弃了流行的图标系统,的将技术元素完全摒弃,并走向了一种存在主义的建筑概念。Superstudio在60年代后期的一段时间里疯狂地工作,开发新的建筑形式,如他们的标志性的 《Continuous Monument》。这是一个抽象的几何纪念碑,没有传统的建筑元素和网格化的表面。佛罗伦萨小组在各种环境中设想了这个巨大的结构:从纪念碑谷到格拉茨,从纽约到波西塔诺。在一系列蒙太奇摄影作品中,纪念碑与厄瑞克忒翁神庙、罗马斗兽场和泰姬陵并列。然后是《12 Città Ideali》,这是《Continuous Monument》的逻辑性发展,其灵感来自伟大的经典作品,如但丁的《喜剧》或马可波罗的旅行,以及科幻小说,特别是意大利出版系列《Urania》,Superstudio对其有着特殊的热情。

s
s

Superstudio 被认为是他们那个时代的英雄,就像这个新的有远见和激进建筑的许多其他主角一样:例如英国的 Archigram、奥地利的 Hans Hollein 和 Haus-Rucker-Co、Archizoom Associati,以及意大利的 Archizoom Associati、UFO、9999 集团等等, 还有许多其他人。 这些建筑师回顾了他们在社会中的角色,这些角色已被大众消费主义所操纵。 他们想到了一种能够对抗工业模式的“激进行动”。 他们的新概念基于在经济发展后恢复人与自然之间关系的想法,以及一种以广泛的创造力和重新获得现实的复杂性为特征的文化诞生。 Superstudio抛弃经典建筑模式的背后,是对社会的批判。

s



 

s



 

该集团通过强调真实和具体的需求和要求来回应消费主义和大众传播,消除批量生产中的多余内容,使所有商品都可以方便使用。 Superstudio 设想了一种“理性建筑”,它被定义为“人类历史的产物,见证了一个时代和整个社会的创造性和代表性能力”。 他们的愿景继续影响着全球的设计师和思想领袖,Superstudio 的激进作品不仅与建筑相关,更与它所服务的社会息息相关。

s

文字:Bianca Felicori

插图:Gian Piero Frassinelli - Superstudio

进入虚空,探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