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跳转到页脚

日本动画中的反乌托邦世界

从手塚治虫(经典漫画《铁臂阿童木》的作者)的早期作品到吉卜力工作室历年多套杰作,日本动画作品自20世纪初起不断打破电影制作的界限,并占据世界动画总产量约70%。日本动画的历史可追溯到8世纪的手绘卷物Emakimono,然后到江户时代皮影戏的传播,再到近代流行的漫画。日本动画一直在不断发展,呈现出充满活力的摄影角度、复杂的人物形象和各色各样的艺术风格。

 

分享

s

《亚基拉 Akira》剧照 | 图片来源:Netflix UK

无论是通过渡边信一郎的《星际牛仔》中的存在主义思考,还是小池健的《超时空甩尾》中的勇往直前,日本动画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它是一种在视觉韧性和创造力方面不受约束的媒介。正是通过这种创作上的自由,日本动画才能够探索那些在真人电影中无法呈现的世界,并在更大程度上探索虚构的领域。反乌托邦电影正是上述的其中一个领域 - 这种类型无疑是阴暗的,但却是一些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动漫作品的诞生地。

s
s
s

《亚基拉 Akira》剧照 | 图片来源:Netflix UK

宫崎骏的第一部吉卜力杰作《风之谷》正是反乌托邦电影的代表作品。这部电影描绘了一个经过毁灭性战争后变得几乎无法居住的垂死世界,以反乌托邦的形式对核战争和人类对地球环境日益严重的破坏作出写照。

s

《天使之卵 Angel's Egg》剧照,1985,押井 | 图片来源:Studio DEEN

s

《天使之卵 Angel's Egg》剧照,1985,押井 | 图片来源:Studio DEEN

这个故事虽然让人感到绝望,却仍然存在着一个中心英雄 - 娜乌西卡(Nausicaä),她是荒凉土地上的一线曙光。在一个充斥着恶棍的的森林世界里,娜乌西卡作为改变的声音,她看到了其他人眼中的真相。他们是人类给地球带来的创伤的投射;在那里和平地存在,或者对进一步的破坏作出激烈的回应,就像大自然经常做的那样。这部电影为虚构的反乌托邦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同时警告人们注意森林砍伐、核战争和一般环境疏忽的影响。通过预言性的故事和有充满力量的动画制作,宫崎骏的反乌托邦寓言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没有自然的世界......是如此荒芜的。

s

《風之谷 Nausicaä of the Valley of the Wind》剧照,1984,宫崎 | 图片来源:吉卜力工作室/GKids

这种荒芜的感觉在整个反乌托邦的动画世界中得到了回响。无论是宫崎骏的后期作品(《幽灵公主》、《天空之城》),还是大友克洋的赛博朋克经典作品《亚基拉》和《大都会》,甚至是当代的作品,如《进击的巨人》或《心理测量者》,都有一种反乌托邦的倾向。动漫媒介以其丰富的创新、多样的风格和无尽的潜力,策划了整个反乌托邦史诗的子类型,以传达文明的脆弱性。也许没有其他电影能比押井守的《天使之卵》更能捕捉到这一点,这是一部在他的另一巨作《攻壳机动队》之前10年制作的原创视频动画。

s
s
s

《風之谷 Nausicaä of the Valley of the Wind》剧照,1984,宫崎 | 图片来源:吉卜力工作室/GKids

s

《風之谷 Nausicaä of the Valley of the Wind》剧照,1984,宫崎 | 图片来源:吉卜力工作室/GKids

以一座哥特复兴式城市中的破旧新艺术建筑为背景,《天使之卵》呈现出一个超现实主义的噩梦,是具有象征主义的大师级作品。电影讲述一个不知名的年轻女孩在守护自己裙下一颗神秘的蛋时,遇到了一个同样身份不明的男孩。两人经过了无数曾经繁荣的文明象征,例如废弃的坦克、破旧的建筑、有如幽灵的鱼类等等。与《風之谷》一样,这部电影似乎被设定在数千年后的未来,是后末日和乌托邦式的,但通过其昔日的象征意义,它很大可能是被设定在过去。

s

《金星战记 Venus Wars》剧照,1989,安彦 | 图片来源:九月社

《天使之卵》超越时空,旨在向观众表达人性的不完美;我们对生态环境的疏忽照顾,以及人类一生注定要寻求的个人身份和意义。然而,这部电影并不只为我们带来绝望。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天使之卵》和《风之谷》一样,为观众提供了一个终极的愿望:只要人类有能力改变,一切就将不会失去。

s

《超時空甩尾 Redline》剧照,2009,小池 | 图片来源:MADHOUSE

s
s

反乌托邦主题不论在日本动画中或者是其它形式都同样多产,虽然每部电影和每个系列在风格和视野上都是独一无二的,但它们在文明的死亡之路上都同样具有一种变革和重生的品质。 无论是在川尻善昭的《妖獣都市》和《魔界都市新宿》中的反乌托邦城市、安彦良和的《金星战记》或芦田丰雄的《北斗之拳》中描绘的末日后地狱景观里面,人类也从未在彻底的荒芜中失去希望。

s

《铁臂阿童木 Astro Boy》剧照,1963,手塚 | 图片来源:虫製作

日本动画以卡通色彩无缝地呈现反乌托邦的各个方面,让观众能够吸收这种类型的黑暗和残酷的特征,同时不至于太过脱离现实。它成为描绘末日后的颠覆世界、被压迫制度支配的社会以及因人类的疏忽而变得荒芜的环境的必要工具;通过颜色、声音和视觉效果将这些主题形象化。反乌托邦题材非常配合动漫独有的可塑性:它们可以说是天作之合,或者更恰当地说,是来自地狱的组合。

文字:Adrian Bianco

进入虚空,探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