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跳转到页脚

亚文化的一个重要象征:别针徽章的力量

分享

s


别针徽章是一种强而有力的时尚语言,与标语 T 恤一样 ── 设计简单,却蕴藏着一股发人深省的力量。这件小小的配饰代表着您的信念,是进行思想交流和表明个人立场的利器。毫无疑问,时尚一直是一种表达自我的方式,但在一个充斥着政治、环境和社会争议的动荡时代,别针徽章更能够为被忽视的新一代发声。无论是否带有政治色彩,各式各样的象征物都散发出一种高傲、大胆和优秀的品质。
1894 年,来自美国新泽西州的别针徽章制造商 Whitehead & Hoag Co 创作出第一枚标语别针徽章。作为 制作 “Buttons” (美国人到今天仍然使用这个术语来代表别针徽章)的先驱,Whitehead & Hoag Co 的赛璐珞饰面设计在竞选总统的政治家身上声名鹊起。但直到 1897 年,当维多利亚女王在其钻石庆典期间向各地民众发送数百万枚胸章的时候,这款配饰才首次作为大众市场纪念品出售。这款印有她的肖像和不列颠标志的别针徽章获得了巨大成功,首次证明了其装饰和表达的功能。
在后来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一些英国平民出售锡制版本为士兵筹款。华特迪士尼公司也在1930年代开始利用别针徽章来纪念其米老鼠俱乐部会员的身份。然后在 60 年代,别针徽章以一种更具颠覆性的形式出现在嬉皮士身上,作为他们公开政治信息的载体。

s
s


到了 70 年代,不论是大公司还是宗教团体,以及英国电视节目《Blue Peter》都广泛使用别针徽章,而朋克文化更推动它们与时代精神产生联系。 位于 Portobello Road(伦敦的朋克文化中心)的 Better Badges 正是这场运动的幕后推手之一。1976 年,创始人 Joly MacFie 在伦敦 The Roundhouse 的 Ramones 演出上销售其制作的徽章。 他们家的手工设计与朋克的 DIY 精神产生了共鸣,并促使许多人开始在家制作属于自己的徽章。 不久之后,每个乐队都开始拥有一个代表他们的徽章。
在 1980 年代,后朋克新浪潮乐队 Joy Division 带来了更出色的别针徽章设计。到 90 年代后期,像 Blur 的 Damon Albarn 和 Nirvana 的主唱 Kurt Cobain 等歌手通过制作粉丝周边商品保持别针徽章在音乐世界的传统象征,同时迎合大众对时代的讽刺。别针徽章与音乐群体的联系激发了 Nicholas Daley 和 Raf Simons 等时装设计师的创作灵感 —— 尽管后者以 125 英镑的价格出售他的徽章。 另外 Supreme、Undercover 和 Thames 等品牌也相继加入别针徽章的潮流行列。
除了音乐和街头服饰,别针徽章也是边缘化群体用作促进和平、人权和健康意识的重要工具。在 80 年代,来自纽约的同性恋和双性恋活动分子开始分发徽章以帮助对抗艾滋病污名,他们将纳粹集中营中用来识别同性恋者的粉红色三角形倒转,为这个一直被社会忽视的议题带来一场激烈讨论。而 ACT UP 团体的工作更是美国酷儿知名度的一个分水岭,这场运动导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加快其批准药物的时间窗口,允许艾滋病毒感染者获得实验药物,从而挽救成千上万的生命。

s
s


时至今日,别针徽章仍然像是一件盔甲,时刻提醒佩戴者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意义。近年来,别针徽章依然是促进政治联盟力量的重要工具,但更重要的是,它已被新一代视为一种赋权的象征。你可以在民权示威和气候罢工等活动中看到它的踪影,为活动分子在迫切的社会和环境议题上扩大影响力。有些人往往将别针徽章视为一种简单的配饰,但事实上它有着影响全球社会和政治运动的力量,并能够将亚文化中的群体和青年团结起来,在世界范围内寻找属于他们的声音.

文字:Sam Trotman

插图:Ken Balluet

进入虚空,探索更多: